《家庭公约》成为“最美家庭”孵化器

日期:2015-04-08 14:09:36 信息来源:《中国妇女报》

11111111.jpg

       2004年年底,为了迎接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召开,提高市民文明素养、促进家庭和谐建设、加强社会情绪管理,北京市朝阳区委区政府引入中国家长教育研究所专家智库,启动了“人文奥运•和谐家庭教育”工程,试点建立“和谐家庭指导站”,通过《家庭公约》项目帮助和指导家长解决教育孩子的困扰。
       10年来,朝阳区教委、妇联和专家密切配合、大胆创新,逐步摸索形成了具有鲜明朝阳特色的家庭建设工作格局,解决了老百姓“后代教育、后院管理、后世传承、后任选择”的“四后”家庭问题。那么,《家庭公约》究竟是如何在促进和谐家庭建设的过程中发挥作用的?近日,记者走访了北京市的社区、家庭和相关专家学者。

 

“制度+方法”指导家庭教育
       今年年初,在朝阳区试点建立“和谐家庭指导站”时,常营鑫兆家园社区副书记刘丽娟一家积极踊跃地成为第一批和谐家庭指导成员。刘丽娟生活在一个五口之家,住在朝阳区常营,公公婆婆都是回民。婚后,刘丽娟着实体会到:不同生活习俗、成长背景和家庭教育观念,给婚后生活带来了一系列问题。老人溺爱孩子,丈夫平时对孩子的教育不闻不问,并认可“棍棒底下出孝子”这种简单粗暴的教育方式,这都让刘丽娟内心憋闷,“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让我们这个五口之家常因一件小事闹得鸡犬不宁。”去年10月,为了孩子上学,刘丽娟与丈夫带着孩子开始了“小家”生活,“洗衣、做饭、辅导孩子写作业,第二天还要上班,每天都忙忙碌碌的。孩子又赶上青春期,叛逆心理极强。”家务工作全包、单位工作任务重又让刘丽娟感到身心疲惫、烦躁不安。
       2014年,刘丽娟参加了区妇联组织的和谐家庭教育讲座,从那时起,她意识到,要开始查找自身问题和家庭矛盾的原因。“仔细想想问题来源,归根结底还是我们个人的问题。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用行动率先垂范,用智慧交流,用制度与方法来互相约束,最终达成共识,这岂不是两全其美的事?”意识到这一点,刘丽娟希望以自己的家庭为试点,率先垂范,以身宣教。
       作为和谐家庭教育指导服务的亲身体验者,也作为一个孩子的父亲,北师大朝阳附小家长委员会会长悉家胜有着同样的想法:“教育的最高境界是不言之教、不教而教,使受教育者生发出一种内源性动力去自我完善、自我成长。”他告诉记者,这种“境界”需要家庭里榜样者的言传身教。
       “在家庭里,所有成员都是需要改变的对象,都可以通过改变自己成为家庭里其他成员的榜样。”如何让众多家庭重新走上和谐幸福的道路,悉家胜强调,“必须要有一个能够指导行动的理论体系和行为模式,并且通过教育指导服务建成一个可以复制的系统。”

 

变说教为互动
       作为北京市《家庭公约》项目的发起人,中国家长教育研究所创始人、北京市家庭教育研究会副会长齐大辉告诉记者,在家教建设工作中,起关键作用的便是一本《家庭公约》。他告诉记者,《家庭公约》项目有一整套科学的操作工具,即《家庭公约》年度套装、家庭游戏系列工具、《家庭公约》单行本和教师指导用书。其中,《家庭公约》是家庭教育的一种工具,通过契约形式,帮助每个小家庭解决在实际生活中难以通过口头说教解决的问题,让家庭成员在愉快、有趣的家庭氛围下完成。
       “打个比方,孩子起晚了迟到了,不要批评他,也不要天天催他起床,要让自己体验到行为后果,等他明白自己要承担责任后,就签《家庭公约》,每个人都遵守,白纸黑字,有奖有惩,孩子也会变得积极主动。”齐大辉说。
       “解决孩子的问题是一个所有家庭成员都要参与、改变的过程,而不是孩子一个人改变行为的过程。” 作为《家庭公约》的受益者,北京市妇联副主席周志军有感而发。
拿到《家庭公约》的那一天,刘丽娟一家三口便开了一次家庭会议,并总结出家庭中存在的几点问题,如儿子急需减肥,自理能力有待加强;丈夫对孩子的成长缺少父爱;妻子个性太强,很少站在孩子的角度去想问题,对老公抱有的全是不满,未能做到换位思考。
       在刘丽娟家中记者发现,在客厅墙上贴着一张《日检查体重表》,这正是刘丽娟和丈夫为了鼓励儿子一起亲手制作的。
       一段时间后刘丽娟发现,家庭内部发生了积极的变化:儿子不仅开始减肥,而且变得自觉、懂事,母子相处比较开心;原本对孩子成长缺少父爱的丈夫现在思想观念转变了很多,不再大男子主义,更多的角色是暖男、慈父,懂得关心妻子,对孩子少了冷言恶语,特别重视和谐家庭氛围。针对自身问题,刘丽娟说:“我今后会与孩子、老公肩并肩、手拉手陪伴成长。多一些换位思考,少些唠叨,多些鼓励与表扬。”
她意识到:“孩子是否成才,父母责无旁贷,家庭是否和谐,成员平等互爱,公民是否担当责任,教育指导不容等待。”

 

5万户家庭已受益
       “有的家庭在执行家庭公约时发现,自从心里有了这条‘红线’,每天都自觉地遵守约定,偶尔有人忘了,也会互相提醒。” 高碑店地区妇联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自“和谐家庭指导”项目推行以来,高碑店地区已获得家庭公约案例分享12个。
       而扩展到整个朝阳区,已有5万户家庭受益于《家庭公约》。
       朝阳社区学院家长教育委员会负责人温永春告诉记者,目前,朝阳区已建立起家庭教育工作的三个机制。一是专家团队机制,现有专家300位左右,能够满足全区各种服务的需要;二是评选表彰机制,朝阳区连续三年举办“好家长”的评选和“我的家庭教育故事”征集活动,树立了好家风典型,推广了家长丰富生动的教育经验;三是评价机制,在中小学连续三年开展评价活动,通过评价促进了学校的家庭教育建设。
       温永春表示,今年朝阳区将加大力度推动家庭教育项目,通过多种渠道服务家庭,如将开通朝阳区有线电视专题栏目,每周半小时一期家庭教育节目;已开通的微信平台“朝教易社区”,针对不同年龄段孩子,每周给家长推送丰富的家庭教育知识。
       和谐家庭教育指导服务“可以调整家庭关系、可以重建家庭秩序、可以寻回家庭温暖,更可以铸就更多的和谐家庭,实现理想的成人教育,进而解决中国教育存在的诸多问题,实现社会的稳定发展。” 悉家胜这样认为。
       提到当下全国正如火如荼开展的“寻找最美家庭”活动,齐大辉认为,“家庭教育项目可以指导每一个普通家庭更加和谐、幸福,这不就是‘最美家庭’的孵化器吗?”